卖芒果的皇帝甲

小段子(黑化邱哥?博诚一笑)

“师兄…”

“滚开,别烦我。”

“师兄,我……”求你看我一眼啊

“没事别来烦我!”他还是这样,满满的恶意不加掩饰,恨不能把淬了毒的话粘上刺戳进旁人的心脏。

“怎么,邱居新你不是很厉害么”旁边人放下手里背着的课本,嘲讽着,“你看,你要是在这上边,我就是和现在一样恨毒了你,也得乖乖记住你,揣摩你的心思,甚至…求着你‘临幸’,你真有本事也上去啊!!”

言语真也是恶毒到了极致。

“好。”那人没听清又自顾自的去复习了,“恨不能,可是也没有办法,师兄讨厌我,如此,却也离不开我。师兄,这可是你说的!”低声的喃喃有没有被听到,后来的后来发生了什么,都和蔡居诚无关,之少现在的他眼中连萧老师也容不下,只知道


























《植物病原微生物》,特喵的,毁劳资青春,今天的蔡师兄也是一如既往的暴躁呢。(微笑)

宣德纪事(放飞自我权臣蔡的脑洞)

在大家普遍默认情商贼低的蔡师兄如果在点香阁的历练中变的双商在线。而在江湖之远,庙堂之高开始搞事情的蔡二,没有了同门的配合,也没有猪队友的坑爹,天子麾下,翻云覆雨。
含光重紫,帝师王谋。

以上

————

以下记事,虚实不一,勿当真。

永乐元年,宴诸王于华盖殿。立北平布政司京师,诏改北平北京

永乐五年,皇后徐氏卒,徐家没,其党羽皆落。参知政事蔡铎,其长子詹事府詹事蔡谡被劾。

永乐六年,皇太子监国,参知政事蔡铎结党营私,蔡府一门秋闱前遭屠,其因不详。

永乐七年,武当掌门萧疏寒座下新添二弟子,从居字辈,名蔡居诚。

永乐十三年,初,解缙于狱中亡故,其因不详,监察御史分行天下,成祖敕谕百官廉谨爱民。

五月:汉王朱高煦屡行不法事,囚之,将废为庶人。太子力救,乃削两护卫,徙封乐安。怀有异谋。

永乐十八年,东厂起。同年,天下会武,武当蔡居诚一虎扼群狼,声起江湖。

永乐二十一年,永乐帝遇刺,废太子,立赵王。事发,涉武当亲传弟子,长老朴道生入天道盟。

永乐二十二年,点香阁不知春声名鹊起。

洪熙元年,金陵花魁失踪

宣德元年,天下改年,天子迎帝师,敕造帝师府,亲题:蔡府。

宣德三年,东西厂力压锦衣卫,立于天下。

宣德五年春,工部尚书韩赋,总兵程轩经略,途遇不测,满朝震惊。

宣德六年正月,东厂有言,韩,程一剑封喉,非坚剑,约内家人聚气成刃。

三月,得匪人尸首,死前硫磺覆面,面目全非,有环佩,残缺,似鹤凌空而舞。

九月,武当遭封查,失圣心,萧掌门入宫一季不知去向。

年末,有武当弟子入帝师府欲刺,遭擒。

还是那句,凭什么?我希望拥有的是法律之下的自由,既然准许自由为什么又有别的枷锁来重新定义呢?

鸽手萧亦安.:

港命:

静待花开
期盼拂晓

deku是世界的珍宝:

黎明终将到来

文字和图片都是我发声的形式

哼唧!我绝不认输!

洞上有个脑

一个梗,大道无情蔡居诚的神奇脑洞,蔡蔡的花式BE很多在于他想要无情无义又忍不下心来,红尘里摸爬滚打一趟,猜想他要是真的想通了,他其实很有可能得道。蔡师兄当年也是惊艳绝才,后来有了业障,像他这样历尽苦难先入红尘后飞升的才是修仙的套路啊。








…他们就看着来人美艳到近乎绮丽的五官,还有美艳皮囊下一派淡然。说来也是有趣,武当山一脉多是掌门从后山上捡来的,连气质眉眼也有些相似,一个个仙风道骨几欲乘风而去,垂下眼睫,掩住一汪澈蓝仿佛留恋人间又旁观浮沉的鹤。可偏偏惊才绝艳的蔡二师兄让人看去记住的是满眼凉薄的湖绿,眼尾上挑,目染桃花,有个香客怎么说来着“蔡道长不像个道士,像是道士收的那种。”对了,就是这句,像个妖精。

可现在看,还是妖娆的长相,那般感觉却全都被掩盖住了,气质果然是个玄妙的东西,也只能从一点隐藏在眼尾阴影里的泪痣窥得当年金陵花魁的真谛。

……

人人都爱看戏,尤其是凡人最是爱看仙人之资沦落尘世的戏码,对着眼前的典型性恶霸居然多了几分容忍。

“别给老子扯别的,你是做是不做?”

典型性恶霸当然会典型性找茬,习惯性欺男霸女,为祸人间,包括欺负眼前这个就这张脸能看的“仙人”。

“我说你听到……”没得到想要的反应,恶霸有些失落,无敌是多么寂寞,万万想不到眼前那个就真的任浓妆艳抹的姑娘亲上来,开始姑娘有所忌惮后来啃到唇上也未见他拒绝一下就大胆了起来,结果末了,居然都没有被睁眼看一眼。似乎是察觉到结束了,蔡居诚侧身看向姑娘,又盯着那几个二世祖,那几个还不老实只嚷嚷着想走可以,但是不能踩地云云。心里默叹了口气,抱起姑娘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怀里的人还有些梦幻,只听得道长说“姑娘不必难过,世间凉薄,却必有怜卿者,时候未到罢了。”柳鹉再抑制不住,濡湿了道长的衣襟,试着看了一眼刚才的酒楼,干脆的和过去的自己说了再见,当年仿佛是眼睛进了水。

世间事多赶巧,就像路边吃面的少侠抬头恰好和迎面的蔡居诚来了个照面,就像街边一个正想法设法跟身边紫衣小姑娘搭话的小哥儿突然好想见了鬼,就像巷子里听墙角的人怎么就和初坎道长那么像呢?

不好意思,大家小心,大逃杀开始了

扁舟:

太太们最近扫黄了

小段子(再再次的轻松一刻)—有病得治啊!

蔡居诚身体不好,呃,倒不是说先天身体孱弱而是高中的时候自己搞了一身的病还在默默作着大死。

像什么肠胃炎偏偏爱重口……

“叔儿,螺蛳粉,多酸多辣,谢谢叔儿。”

“师兄,你胃……”

“邱居新你闭嘴。”

易感冒还经常不擦干就到处溜达……

“师兄,衣服湿了。”

“管你什么事,滚。”

呼吸道感染但是不喜欢口罩围巾……

“别糊上,喘不过气来了。”

幸好师兄他没有对冷饮的狂热。邱居新这么想着,就看到他的好师兄溜达过来,手里一大杯的牛奶巧克力冰沙,十一月的校园有些萧索,邱居新有点头凉。

不能这样了,师兄的身体不好。

“叔儿,螺蛳…呜~,邱居~你干嘛?!”螺蛳粉摊子前边的叔叔一脸欣慰的目送着扛着漂亮小伙离开的另一个漂亮小伙,“师兄别乱动了……”邱居新看着肩上人不断扭动的腰默默表示,这个忍不了,嗷呜~

 

之后的邱居新好像打开了新大门,他似乎发现了和师兄交流要身体力行,而且要深入彻底。就像是洗完澡不擦干这种事情,就是要亲自上阵才可以。

 

“师兄又不擦干,衣服湿了,会生病的。”邱哥看着埋在被子里的师兄,非常善解人意的帮忙脱了个干净,好像头发也没有干,没关系,一会儿就干了。

“邱居新,你从我身上下来!”

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从师兄身上下来的,师兄长得好看,说话又…不是那个嗯,有些时候说话又好听,就是要和师兄在一起才能勉强维持生活这样子。邱居新愉快的想着。

 

————————————————————————————

明朝只做红尘客,

哪管昔年情仇织就难思量?

师兄呵,

时光怎及你眉眼纤长。

 

月色入户,铺就满床,

南柯黄粱,枕畔凝霜。

故人放鹤去,余我别尘浪。

 

那年金陵的花魁换了人,听说是死于非命。后来,武当山上初坎道长病重,一日之中几乎都是沉沉昏睡着,醒过来就盯着几案上的鬼画符看,那个乱七八糟的玩意也不知道是那年刻上去的细看倒像是个猫。再后来,曾经万众瞩目的邱居新离世,萧居棠成了武当的掌门人。灵堂牌位前准备香火贡品具是两份,萧掌门说了邱师兄是要照看着点谁的,可惜没说完就离开了,此时的武当山正是风雨飘摇之中,是要照看谁呢?

 

——————————————————————————————

后来的后来,蔡居诚已经成了学长,开始带学弟了,小学弟是曾经和他的蔡学长有着一面之缘的邱居新。他俩某个匆匆一面就在小同学的心头烙上朱砂痣,蜿蜒出红线着爬满整个心脏,挂满了相思。

刚见面邱学弟还有点惴惴不安,嗯了半天清清淡淡叫了声学长,蔡居诚当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暴了不知道多久的脾气莫名的熄火了,意外还有点欢喜,这是个冰块又不是猫咪,看见他有什么好高兴的?但就是欢喜,好像渐行渐远渐无书之后的峰回路转,算了有什么好想的呢,日子还长着。

邱居新就看着眼前的人略有些别扭的表示我是你学长之后有什么问题可以找我云云,抬眼瞥见窗户外满是春光烂漫,一地的落英恍惚成了粉红的信笺,恰是少年心思,蔡居诚也顺着他目光看过去,回过头对着他的学弟笑弯了眼,对于邱居新,烈烈盛开,灼灼其华的不止是诗经中的桃夭。

“小师弟,叫我师兄就好。”

“师兄…又见面了。”

 “嗯?是啊。”

再后来?看开头啊。

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 

本来这个就是个小段子,后来被我的脑洞生生发展成了个正文,我在想点香阁的蔡师兄是不是就是在等着他的巫臣来找他,告诉他:“归。”呢?这个小段子和之前的几个小段子有着潜在的联系,但是不看之前的也没啥影响。发现逻辑问题还有一些bug,请告诉我,多谢诸位看到这里。说起来我也想当个坐拥好多评论的写手,所以在这次的评论里点小伙伴赠送反派福利,是的可以在我这里客串反派,因为我发现我这里反派的福利最多,拉师兄的手啊,搂师兄的腰啊,点师兄跳舞啥的都是反派…邱哥,他就是个弟弟。

 

再次谢谢大家不杀之恩。


小段子(胡思乱想)

蔡蔡:“邱居新你莫挨劳资,劳资性取向给你打弯……我去,都这么弯了?!”


小段子(放飞自我)

农科学子邱哥蔡蔡的不解之缘

 


蔡居诚同学每周一下午要去做田间实验,数苗苗。

分蘖,叶龄,总茎数,一垄到头,每周一的蔡居诚同学都是扶着腰一拐一拐的回宿舍。

后来他认识了邱居新。
后来的每天他都是扶着腰一拐一拐的回宿舍。

“邱居新你个哔~哔~”

“师兄省省力气,今天要去数分蘖的。”

“我都这样了,你让我下地??”

邱哥经过思索决定来个彻底,让他的师兄彻底下不了地。

“师兄睡吧,我帮你记数据。”


小段子(再次轻松一刻)

首先是私设预警,走形预警,各种预警。

但是我对灯发誓今天是糖!!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邱居新立在长生殿下的八棱台上,一如既往,少有的盯着一旁出神。

嗯,一池冰封。

嗯,莫得撑伞。

雪肆意纷飞,发冠,衣甲不多时就尽数染了素白,正发着愣,听到远处似乎有人在唤他,“嗯?”

“邱居新!!”没听错,来人气势汹汹,闯过雨雪风霜,杀将前来,飞花打湿了额前的碎发,粘在了眼尾。

“你是不是傻?”话是这么说,手上倒是轻柔,利落的拂去了邱居新身上的雪。

邱居新瞅了瞅匆匆跑过来的师兄那一头的冰花,突然有点想笑,也不知道谁更傻一点。

低头看了看开始打理自己的师兄,耳垂红的仿佛一颗鸽子血,冷的?揽住细腰,搂入怀里,“师兄畏寒,大雪天跑出来作甚?”

“来看傻子!”

 

伞只带了一把,这么一看真的不知道哪个更傻一点。

合着伞跑过来的是一个,大雪天愣出神的也是一个。

撞过南墙不回头的是一个,守着南墙不放手的也是一个。

从明反趋晦,知不可而为。

都是傻子。

 

邱居新撑开了伞,遮去了蔡居诚头上一方风雪,雪又落了半身忘尘,蔡居诚瞥了一眼,低声说了句“小傻子。”拉了拉那人左边衣袖,没动,握着那人的手,推推,不动,干脆直接扯开稳稳放在自己身侧的狼爪子,靠进他怀里,察觉到对方停了一下,又催促道:“走不走,冷死了。”狼爪子贴的紧了些。

邱居新就这样撑伞走过太和桥,怀里是他的全世界。

 

“邱居新,咱们能白头到老吗?就萧居棠话本里写的那种。”

“修道之人若非师父那般思虑慎重,青丝成雪难能见。”

“你!”

“师兄,”低沉的声线压住了怀中猫儿的怒气,“你我此时,也算共白首。”

 

蔡居诚瞅着裹素的武当山,难得安生下来,抬眼望见了窗外的一双形迹,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笑意晕上了眼,“傻子。”

 

风霜吹满头,也算共白首。  




清晨上课到晚上,晚上写作业到凌晨。所以,我为什么老是写不出来小甜饼呢?